主办:全国妇联宣传部
承办:央视网
  • /
    因为一次旅途中的偶然相遇,因为她爽朗不造作的性格,他奋不顾身地去北京寻找她,续未完的爱情;因为真诚相待的感动,因为他高亢嘹亮的歌声,她义无反顾追随他回到家乡。在美丽的泸沽湖畔,摩梭小伙喇次尔丁和他的汉族妻子李均的爱情故事被传为佳话。
  • /
    李均是出生在新疆的汉族姑娘,从吉林大学毕业后,先后在深圳、北京工作。“可能自己骨子里一直都很向往高原,或者我的性格注定我不属于钢筋水泥的城市。”2007年,她到泸沽湖旅游认识了时任导游的喇次尔丁,并很快相爱。2010年2月2日,两人在泸沽湖畔按照摩梭人的习俗举办了婚礼。(资料图)
  • /
    喇次尔丁是一位土生土长的摩梭小伙,拥有黝黑的皮肤和豪爽的性格,情到浓时不免会小唱几曲。“李均的性格少了一份城里人的浮躁,没有娇柔做作,特别是她的笑声,当时自己就认定了她。所以才有了后面,两次去北京找李均。”喇次尔丁对妻子赞不绝口。
  • /
    最初,家里人不相信他们会有结果。“大家都认为,姑娘是优秀大学生,又在大城市工作,不可能瞧得起弟弟。”喇次尔丁的姐姐喇英说。直到后来,李均辞职跑来结了婚,大家才信了。四年前,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 /
    婚后,他们在泸沽湖草海畔开起了客栈。李均在当地一家大酒店工作,喇次尔丁则专心打理客栈的生意。但再忙,两人每年依然会一起旅行,一起回新疆。喇次尔丁出车前,李均贴心地上前叮嘱爱人注意安全。
  • /
    女儿的出生,让这个摩梭大家庭更多了几分乐趣与幸福。“我们两个都是喜欢简单生活的人,我喜欢这里,也是因为这里的那份纯粹。这里除风景好外,我发现这里的猫狗都慵懒得安静和谐。”李均一脸幸福地说。
  • /
    喇次尔丁家是典型的摩梭大家庭。母亲喇翁机玛育有七个子女,他们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结婚或走婚。其中,大女儿走婚,丈夫晚上来早上离开,三儿子也走婚。大女儿的三个孩子在这个家里快乐地生活,被众多长辈呵护着,三儿子的孩子则留在对方家里。如今,像他们这样坚守摩梭走婚传统的家庭已经不多。
  • /
    摩梭人习惯依山傍水而居,房屋全用木材垒盖而成,全家人居住在一个独立的四合院里,有祖母屋、经堂、花楼、草楼等功能分区。
  • /
    在所有的建筑中,最神秘的就是“花楼”。花楼,是摩梭人最私密的场所,主要供母系氏族大家庭中的年轻女子居住,以便她们单独结交阿祖。图为直玛次尔的姐姐在花楼上打扮。
  • /
    75岁的喇翁机玛一生养育了7个亲生子女,1个外甥女,由于老伴过世早,养育子女的任务全落在了她一人身上。几十年过去了,老人的付出换来了回报,子女家庭和睦,事业有成,每一个家庭成员都能在这个大家庭里找到合适的位置。图为外孙为祖母夹菜。
  • /
    每天清晨5点多,喇翁机玛就已经起床,打扫完院落,生起灶火开始煮盐茶。作为一家之主,老人用含着香浓油咸味道的茶欢迎每一位客人。
  • /
    孙女感冒了,喇翁机玛帮她擦鼻涕。从老人慈祥的表情中,丝毫看不出拉扯八个孩子长大的辛苦和怨态。时光在她脸上雕刻了古铜色的皱纹,也赋予了她坚强而祥和的心态。
  • /
    和其他的摩梭家庭一样,年幼的摩梭孩子经常分不清姨妈和亲妈。在晚辈眼里,亲妈、姨妈一样疼爱他们。李均说,自己从小被父母教育要有是非观念,要爱干净,但这些在摩梭人眼中都不是事。“自然”是摩梭人养育孩子时最常提到的词语,以至于名校毕业的她受此影响,觉得孩子不念大学也是一种选择。
  • /
    “我们汉族人也尊老爱幼,但是摩梭人却做到了极致。”李均说,即便是在路上,见到长辈,不管认识与否,摩梭人都要热情打招呼。
  • /
    吃饭时,无论谁第一个拿到碗筷,都会传到“老祖宗”喇翁机玛手里;祖母屋的两个火铺,一旦生火,在火铺就座就得按照长幼有序排下去;家庭成员挣来的钱如数交给老人统一安排,需要支出的时候再从老人那里拿。
  • /
    晚饭后,泸沽湖畔能歌善舞的摩梭人都会跳“甲蹉舞”。甲蹉舞也叫锅庄舞,是摩梭青年男女结交“阿夏”的纽带,许多成年的摩梭男女就是在跳舞时相识相恋。
  • /
    篝火晚会之后,一家人在祖母屋里向喇翁机玛汇报当天的各项事情。听罢,老祖母和“达布”(摩梭家庭掌管生产生活的当家人)会安排第二天的事情。
  • /
    前不久,喇次尔丁家里迎来了新的生命,正举办月米酒。月米酒,即小孩满月酒,在女方家举行。月米酒当天,全家人都会穿上节日的盛装。
  • /
    鸡蛋饼和醪糟是月米酒上的必备品。
  • /
    家中有喜事,喇次尔丁的大姐早早起床,为大家准备可口的早餐。
  • /
    办席这天,同村每户人家都会受到邀请,男方参加酒席的只能是母亲和母亲的表亲、兄弟。月米酒在上午十点开始,两桌一轮,第一轮先请村中年长的老人,然后依年龄为序。席间,主人来敬茶,客人们每人掏出10至20元不等的钱放到茶盘里,以示祝贺。
  • /
    月米酒结束后,每位客人都会获得主人家准备的一份礼物。
  • /
    每年农历七月十五是摩梭人的转山转海节,这天,喇次尔丁的家人会围着玛尼堆转上几圈,祈求全家平安。“外面的年轻人必须靠自己打拼,买房买车供孩子,压力太大,也没有多少时间顾及亲情,而这里不一样。”谈及离开大城市的繁华,李均说,“哪里有什么放弃,我觉得我得到了更多。”
  • /

泸沽湖之恋

摄影/曾成绪 曹衍美 编辑/周倩 于晓丹
责编邮箱/1714523629@qq.com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5/1/12

泸沽湖畔神秘的摩梭大家庭


        (通讯员易佳 报道)四川省凉山州盐源县美丽的泸沽湖畔,是摩梭人集居的地方,这里一直沿袭着一种古老的属于摩梭人特有的走婚形式。在这种特殊的婚姻背景下,住着一户30人的摩梭母系大家庭。这个大家庭以其淳朴的家风书写着少数民族的传奇。“和睦温馨、彼此包容、尊老爱幼、乐于助人”是这个的四世同堂、三个民族构成的大家庭的明显标签。

      在这个民族融合的大家庭里,还有着不同的婚姻形式:结婚和走婚。“走婚”是泸沽湖畔摩梭人特有的婚姻形式,简单地说,是“男不娶,女不嫁”的婚姻。在走婚十分普遍的年代,大家长喇翁机玛因为出身不好,加上丈夫在单位上班,他们选择了结婚。而喇翁机玛则让七个子女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适合自己的婚姻方式。

      排行老大的女儿选择了走婚。他的丈夫晚上来家里住,早上离开,生下的孩子便由喇翁机玛的大家庭共同抚养,丈夫则在他的家里照顾他的侄辈。相应的,排行老三的儿子虽然生活在家中,可妻子却生活在她娘家,他晚上到女方家住,早上便回来,他的3个孩子由女方家抚养,而他更多的是管姐妹和兄弟的孩子。舅舅、姨妈对侄儿、侄女视同己出,共同承担抚养、教育的任务。在外来文化冲击下,像他们这样坚守摩梭走婚的家庭已经不多。

      排行老四的喇小兵玛娶了本地的藏族姑娘,老五喇泽翁嫁给了本村唯一的汉族小伙,老七喇次尔丁则把来泸沽湖旅游、在北京工作的汉族姑娘李均娶了回来。“虽然不同民族生活在一起,但大家基本都遵照摩梭人的习惯。”老六喇英说。

      更为当地人津津乐道的,是喇次尔丁和李均的爱情故事。2007年,这个毕业于吉林大学计算机专业的汉族女孩,利用假期到泸沽湖放松一下,住在湖畔一家客栈里。喇次尔丁通过开客栈的朋友认识了李均,并很快相爱。“当时,家里人不相信他们会有结果。”姐姐喇英说,大家都认为,姑娘是优秀大学生,又在大城市工作,不可能瞧得起弟弟。“直到后来她辞职跑到泸沽湖来找弟弟结了婚,我们才信了。”最开始的时候,李均特别不习惯这里每顿都有的猪膘肉。大孙女喇娟说,猪膘肉是摩梭人必备的肉食,摩梭人常干体力活,需要猪膘肉补充体力,顿顿上桌,让从大城市来的李均很是不解。还有“吃茶”的习惯也让她不理解。每天两顿饭之间,负责农活的老大喇松龙打猪草回来,母亲喇翁机玛要用茶罐煨一壶茶,添上糖果,让全部在家的人坐在一起吃茶。虽然对这里一天都在吃不大理解,但是李均喜欢这份娴静温馨。

      后来,李均生下女儿喇文宣,摩梭重女不轻男,大家都喜欢得不得了。但是女儿的出生又让李均感觉到教育孩子的观念差异。李均的父母从小教育她要有是非观念,要爱干净,而这些在摩梭人眼中都不是事。每天下班回家,她都发现三岁的女儿身上脏兮兮的,跟小花猫一样,有时李均忍不住会在女儿屁股上拍几巴掌。但是摩梭人重“自然”,他们觉得,小孩子想干什么干什么,长大后自然就懂得了。以致毕业于吉林大学的李均也受到了影响,觉得孩子不念大学也是一种选择。

      因着摩梭族特殊的走婚形式的民族传统,与外面很多大城市相比,“剩女”的概念在摩梭族这里是不存在的。已经37岁的喇英来说,一点也不急于结婚或走婚,因为在晚辈眼里,亲妈、姨妈一个样,她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相比找对象,她更多的精力则是放在资助贫困学生身上。因为没有多少文化,喇英在北京打工吃尽苦头,这让她刻骨铭心,想到了帮助当地贫困孩子读书。家人对她非常支持,充满爱的家庭又通过喇英把爱向社会释放。她利用打工时的资源,联络了十个爱心人士开展助学活动,帮助当地50多名贫困学生完成学业。

      长幼有序更是这个家庭对民族的传承的最好地方。吃饭时,一碗饭、一双筷子,无论从第一个拿到的是谁,最后都会传到“老祖宗”喇翁机玛手里。祖母屋的两个火铺,一旦生火,在火铺就座,座位就得按照长幼有序排下去。经营客栈挣的钱,无论多少都交给她,需要支出的时候再从老人那里拿。独身的喇英虽然年轻可在家中已经享受到浓浓尊老之情。她说,她一回家,侄女便会茶端送水,饭好了侄女又把饭递过来。

      现在,这个地处深山腹地的家庭,仍在坚持着古老的民族传统中继续幸福和谐地生活着。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