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全国妇联宣传部
承办:央视网
  • /
    鲍美利家的门常常是开着的。每天下午,家中10多平米的客厅就会挤满客人,大家一起唱歌、聊天,欢笑声不断。鲍美利,这位78岁的退休音乐教师,把自己的家变成了一间“开心小屋”。
  • /
    谈及创办开心小屋的起因,鲍美利说,2006年的一天,居委会开座谈会,很多老人都说子女不在身边,自己独居空巢,像一个“三等公民”——“等吃、等睡、等死”。
  • /
    看到大家都不开心,鲍美利就开始想怎么样才能让大家开心开心。她先跟老伴蒋国煜商量:敞开家门,腾出一间屋当作活动室,让邻居们都来唱唱歌,说说心里话。鲍美利的老伴蒋先生非常支持妻子的想法,于是“开心小屋”诞生了。
  • /
    作为开心小屋的音乐指导老师,鲍美利担任策划、舞台监督、钢琴伴奏以及服装师……鲍美利甚至不愿让老人们“随便唱唱”。她认真地教每个老人认识五线谱,教他们“气沉丹田”。在鲍美利的指导下,一位70多岁的老人开了平生第一场个人演唱会,还有一位90多岁的老人学会了弹琴……
  • /
    创办开心小屋后,来参加的老年朋友越来越多,小家庭渐渐扩大。开心小屋为退休老人的晚年生活提供了一个精美的“套餐”,为刚退休的人员创造了一个愉快的过渡期,引领了一股精神养老的新风尚。
  • /
    很难想象,把生活过得如此精彩的鲍美利其实是个多年的癌症患者。1999年,鲍美利被诊断为肠癌。经过治疗,如今病情已经得到很好的控制。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经历,鲍美利比别人更懂得“生”的可贵。她说,“开心小屋”也是“不挂名的癌症俱乐部”,进进出出的有不少患有重病的老人。如果不让他们走出家门,他们的晚年或许将一直黯淡无光。
  • /
    有一阵子,蒋国煜因心梗脑梗住院,开心小屋的朋友经常来看望他,还推着轮椅带行走不便的蒋国煜去外滩、城隍庙等景点。那段时光蒋国煜过得非常开心。如今,这把轮椅放在鲍美利家楼道上,作为公共便民设施,谁家有需要都可以去用。图为开心小屋成员与蒋国煜(中坐者)合影。
  • /
    鲍美利和丈夫蒋国煜的结缘也是与音乐有关。鲍美利在上世纪50年代就开始学习钢琴了,而蒋国煜学的是小提琴。1961年1月,志同道合的蒋国煜和鲍美利结为夫妇。他们的婚礼非常简单,家中只摆得下两桌,亲戚带着各类票证来参加他俩的婚礼。结婚照是在蒋国煜的学生开的照相馆中拍的。照片中的礼服看起来很漂亮,实际上非常陈旧。
  • /
    当时生活条件艰苦,鲍美利每月工资是43元,蒋国煜是90元。他们既要维持家庭日常开销,又要照顾双方父母。照片中女儿的衣服是鲍美利亲手制作的。
  • /
    习惯了艰苦的日子,夫妻二人对过生日的概念比较淡薄,很少过生日。后来在蒋国煜80岁生日的时候,开心小屋的伙伴们凑钱为蒋国煜举办一场生日宴会。当时蒋国煜因为脑梗已经口齿不清,但是擅长的英文依然比较流利,于是他用英语讲话,鲍美利帮着翻译:“我非常高兴,今天你们给我过生日,从内心非常的感谢,为了表示我的心意,我给大家每人一个小红包。”图为蒋国煜80岁生日宴会现场。
  • /
    七年来,开心小屋产生的“多米诺效应”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老人加入其中。越来越多的人仿效鲍美利,把自己的家变成了“开心小屋”……
  • /

我家大门常打开

责编/杨小淼
责编邮箱/1714523629@qq.com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5/01/08

敞开的家门


        (通讯陈方勉 报道)一般只要在家,鲍美利家的门就常常是开着的。那是闵行区虹桥镇龙柏三村一幢普通公房的2楼。每天下午,10多个平方米的客厅就会挤满客人。鲍美利,这位78岁的退休音乐教师,把自己的家变成一间“开心小屋”。当很多人关上家门、躲进自己的小世界时,她请来一个又一个陌生的邻居,用歌声让彼此的人生产生交集。

      早些年,鲍美利住在上海市中心,过的是旧式里弄生活。1999年,鲍美利一家迁到闵行区龙柏新村。新式的居住环境令她非常不适应,耳边尽是“砰砰”的关门声。小区里的尽管人来人往,然而大家形同陌路,很少会相互之间招一声招呼。人们的脸上也鲜有表情,满是冷漠。

      2006年的一天,居委会组织社区老年人开座谈会。鲍美利发现,失落的不只是她一个人。很多老人都感叹说,子女不在身边,自己独居空巢,自己就像一个“三等公民”——“等吃、等睡、等死”。当过心理学教授的退休老人潘家琼说,她教了一辈子心理学,自己如今也无法消除心里的烦闷。

      看到大家都不开心,鲍美利就开始想怎么样才能让大家开心开心。她先跟老伴商量:敞开家门,腾出一间屋当作活动室,让邻居们都来唱唱歌,说说心里话。鲍美利的老伴蒋先生非常支持妻子的想法。于是“开心小屋”诞生了。

      鲍美利家的房子是两室一厅,夫妇俩把所有的家什都搬到卧室,然后把客厅与另一间卧室打通。接着,夫妇二人买来彩纸、画片,将屋子装饰一新。鲍美利还在走道里挂起一张卡片,上面写了“欢迎小屋朋友”几个字。蒋先生还在屋里专门安装了64盏灯。

      邻居潘家琼说,活了70多岁,她的嗓音一直被人戏称是“鸭子叫”。可是鲍美利却鼓励她说:“鸭子叫也能唱!”这句话点燃了潘家琼唱歌的自信,她就这样成了鲍美利的学生。后来,潘家琼在“开心小屋”开了人生第一次的“个人演唱会”。

      在开心小屋里,不只有潘家琼一个人开过“演唱会”。从2006年开始,“开心小屋”接纳了近200名成员,累计举办了35场演唱会,有个人专场,也有“三大女高音”。对很多老人而言,开演唱会这天,几乎成了晚年生活中最重要的节日。

      作为开心小屋的音乐指导老师,鲍美利还要担任策划、舞台监督、钢琴伴奏以及服装师……她把隔壁卧室辟为更衣室,号召每个老人都回家把“把最漂亮的衣服拿出来”。杨桂珍说,自己登台演唱的那天,鲍美利家的大床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演出服装。鲍美利要求演唱者每唱完一首歌就换一套服装,每一次都要“粉墨登场”。

      除了对演出服装要求严格外,鲍美利甚至不愿让老人们“随便唱唱”。她认真地教每个老人认识五线谱,教他们“气沉丹田”。有人说:“老头老太太的牙齿都掉了,还练什么声呢?”一听这话,鲍美利就生气了,说:“凭什么不能练?我就是想告诉大家,年纪再大,也要潇洒。”鲍美利最不愿看到的就是老人们用浑浑噩噩地度完余生。

      鲍美利指导过的学生中,有一位88岁的老人,叫段汝文。虽然年纪很大了,但是她依然像个小学生一样向鲍美利学起了“声乐”。段汝文的拿手曲目是《我爱你中国》,已经唱出了火候。唱完后总能引起满堂喝彩。

      很难想象,把生活过得如此精彩的鲍美利其实是个多年的癌症患者。1999年,鲍美利被诊断为肠癌。经过治疗,如今病情已经得到很好的控制。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经历,鲍美利比别人更懂得“生”的可贵。她说,“开心小屋”也是“不挂名的癌症俱乐部”,进进出出的有不少患有重病的老人。如果不让他们走出家门,他们的晚年或许将一直黯淡无光。

      在鲍美利“开心小屋”里感受到快乐的老人,回家后也都敞开了自己的家门。如今,虹桥镇的“开心小屋”已经增加到18家。甚至在鲍美利的老伴生病时,他的病房也成了“开心小屋”。鲍美利耐心地教每个病人们唱歌。病房里原本口齿不清的老人,后来也都能用英语跟鲍美利大声说:“See you tomorrow(明天见)!”

      7年来,“开心小屋”产生的“多米诺效应”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老人加入其中。越来越多的人仿效鲍美利,把自己的家变成了“开心小屋”。因为音乐结缘,这些老人打开家门,不仅找到了一把打开心灵的钥匙,还为晚年生活注入了新的希冀。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