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全国妇联宣传部
承办:央视网
  • /
    现在定居于云南省昭通市威信县的施庭荣,原籍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人。施庭荣的家庭同其他普通人的家庭一样,上有老下有小;与其他家庭不一样的是,他有两位母亲、两位父亲。
  • /
    1982年,刚20出头的施庭荣在《春城晚报》上看到了一篇报道得知:威信县邮政局职工宋思莲既要照顾家中年迈的老人和先天残疾的儿子,又要努力工作服务社会、服务人民。深受感动的施庭荣含着热泪写了一封信,寄给了远在千里之外的宋思莲——这位他未曾相识却已崇敬得五体投地的母亲,从此拉开了小伙子的认母之路。
  • /
    1984年初,施庭荣在妻子的陪同下,经过近五天的颠簸后,来到了宋思莲家中。看着这位操劳得过早生出白发,却十分开朗健谈的母亲,施庭荣内心生出一股该给老人做点什么的念头,老人也委婉透露出想认一个义子到家中共渡难关的想法。(前排为宋思莲一家,后排为施庭荣和妻子)
  • /
    1984年底,施庭荣陪着自己的亲生母亲再次来到了宋思莲家中。刚见面,两位母亲就像亲人般拉起了家常,母亲对宋思莲说道:“大姐,你的孩子瘫痪了,不要难过,我有两个长大了的孩子,我送你一个,这样我们就都有人养老送终了”。话未说完,两位母亲就抱在一起失声痛哭……从此,宋思莲家里多了一个孩子,一个一出生就有24岁的孩子,一个陪伴她至今已30年的孩子。图为施庭荣和妻子陪老人闲谈。
  • /
    成为宋思莲的儿子后,施庭荣承担了照料弟弟和家务劳动等全部责任。每天公鸡还没打鸣,他就起床打扫卫生,给父母烧好热水洗脸。父母上班后,他就买菜煮饭,给弟弟洗尿裤等。
  • /
    作为一个异乡客,施庭荣背井离乡来到威信生活,不仅要克服生活习惯差异、语言不通等困难,找一份合适的工作也很困难。在父母的鼓励下,他从电杆厂的临时工做起,到邮电局的农村邮递员、城镇快递员,再到今天的后勤管理员,一步一步地为生活而努力。
  • /
    瘫痪的弟弟去世后,家中就只剩下了施庭荣一个儿子。他不但要养家糊口,还偿还了家里欠下多年的外债。1994年以后,眼看着国家实施房改政策,父母鼓励他集资建房,施庭荣坚决不同意:“我们分开单独住,谁经常照看你们?”。如今,一家人还住在拥挤的小套房里,却其乐融融。
  • /
    2013年7月,年届八十的义父病重住院,施庭荣借遍了同事亲戚,筹钱为老人治疗。当人们问他为什么这样执着时,施庭荣说:“这个家是两老给的,30年来,两老待我和亲生儿子没什么区别,这辈子难报的就是两老的恩情。”最后,义父还是离开了他们。
  • /
    当初辛苦打工为弟弟治病,如今又为义父还欠债,施庭荣的妻子不但没有怨言,还一起省吃俭用,几个孩子更是理解父母,体贴懂事。宋思莲也给了孩子们视如己出的关爱。
  • /
    施庭荣今年54岁,在这个特殊组成的家庭生活30年,每一天都充满感动。母亲虽然年纪大了,但总想为儿子儿媳做做家务,减轻些负担。在施庭荣工作忙的时候,母亲常常把做好的饭菜端到单位门口等着他。
  • /
    每次出远门,母亲也会千叮万嘱:“路上要注意安全,早点回来。”施庭荣常和妻子说:“义父去世后剩下母亲一个人很孤独,有空要多陪陪老人,哪怕是看看电视也行。”
  • /
    现在,施庭荣最大的心愿就是母亲健康,一有时间就领着她四处走走。宋思莲总说:“你们忙你们的去,不要老是陪着我,这样影响你们的工作。”面对母亲的“撵”,施庭荣说:“妈妈,你快乐健康是我最大的心愿。”
  • /

千里认母

摄影/张兴 编辑/周倩 于晓丹
责编邮箱/1714523629@qq.com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4/1/06

“半路母子”的三十载情深


        (通讯员易佳 报道)时光中,总有一些原本素不相识的人会在命运的安排下相遇、相伴、相守,即使遭遇再多困苦,也能感天动地。就像上天给了施庭荣和他亲爱的义母宋思莲一支饱蘸深情的笔,注定让他们来写一段最温暖的人间传奇。

      一切都始于1982年的那一次偶然。施庭荣无意间在《春城晚报》上看到了一篇关于一位老人感人事迹的报道:昭通市威信县邮电局长途话务班班长宋思莲养育的3个儿子都患有先天疾病,老大、老二早已去世,只剩老三瘫痪在床。但是,她没有向不幸屈服,坚强地扛起了照顾家中老人和孩子的重任,还在工作中做出了远高于常人的成绩。施庭荣向来是个情感丰富的人,读完后,他早已为宋思莲的坚强和无私所折服。于是,他用颤抖的双手提起笔,怀着激动的心情,给心目中的女英雄写下了第一封信。

      收到来信,宋思莲十分意外,也非常感动,她第一时间给施庭荣回了信。当时还有一个有趣的插曲:宋思莲误以为施庭荣是个孤儿,写信前来是为寻求帮助,于是还给他寄去了35元钱以表关切。这一善举让施庭荣对她更加钦佩。于是两人书信往来越来越频繁,无话不谈,相互把对方当做了知心的亲人般看待。

      时间不知不觉进入了1983年,这时的施庭荣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前往看望宋思莲老人,踏上了从云南建水到威信的旅途。在没有直达车的情况下,900多公里的路程,施庭荣花了4天时间。当他带着满身风尘来到威信县扎西镇的宋思莲家中,两人都有一种一见如故,又相见恨晚的感觉。眼前的宋思莲已然白发苍苍,但是生活的困厄却没有夺走她的乐观和豁达。

      施庭荣用心地倾听着老人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体会着老人一生的艰辛。当他得知了老人已注定无人送终,但是仍然无所畏惧,一心扑在工作上时,他感受到了强烈的震撼,一个半生操劳的老人,此时最大的安慰莫过于和儿孙一起享受天伦之乐,命运却总是如此不公。这时,想要称呼宋思莲一声“妈妈”的愿望在施庭荣心中越来越真切了。宋思莲就是让他有了一种母亲般的亲近感,从开始到现在,这种感情越来越强烈,让他无法抗拒。

      或许真的是前世母子今生相聚,在后来的交谈中,宋思莲言语之间竟然也委婉的透露出想要认施庭荣为义子的愿望!可是到了这时,施庭荣却没有立即应允。原来,在他心里还有一道坎儿迈不过去。回到自己家中,施庭荣怀着忐忑的心情把心中的想法如实告诉了自己的生母,他担心母亲因此受到伤害,可是万万没想到,母亲非但没有抵触,还叮嘱他要常去看望宋思莲。到了年底,母亲亲自前往了宋思莲家中,两位老人得以见面。那天母亲拉着宋思莲的手说起了掏心窝子的话:“我有两个长大了的孩子,送你一个,以后咱两家一家一个”,话音刚落,两位母亲都流泪了,施庭荣还清楚地记得,那一次,自己陪着她们哭了三天三夜……

      生母的宽容成就了施庭荣认义母的夙愿。没有血缘关系的母子之情更来得宝贵,转眼间,54岁的施庭荣在义母宋思莲身边已经尽孝了30年,在威信这个特殊的家庭里,他付出了真情也收获了从未有过的感动。三十年的光阴带走了曾经的那个青春少年,现在的他已经是双鬓染霜的父亲。提起一个异乡人背井离乡的艰难,施庭荣不禁唏嘘。当年初来乍到的他克服了生活习惯的差异、语言不通等重重障碍,带着二老的鼓励和支持,做过电杆厂的临时工、农村邮递员、城镇快递员,直到今天的后勤管理员,为了这个家,他无怨无悔地拼搏至今。这时,唯有母亲的关爱能给他继续坚持的动力,宋思莲对施庭荣的感情不是亲生胜似亲生,在他工作忙的时候,老人就带上做好的饭菜到单位门口守候,为他擦干额头的汗水,欣慰地看着他吃完;每次出远门之前,母亲也会不断地叮嘱他,注意安全,早点归来。而施庭荣回报给父母二老的其实更多,不但在平时的生活中尽到了孝敬父母的一切义务,当去年80高龄的义父病重住院之后,施庭荣多方筹措医药费,把能借钱的地方都借了,为父亲治病费劲了心力,虽然最终义父还是离开了人世,但是施庭荣在这件事上也的确做到了问心无愧,不留遗憾。很多人对此很不解,他的执着,他的原则都非一般人能够做到。每到这时施庭荣就会说:“两老待我和亲生儿子没什么区别,这辈子难报的就是两老的恩情,现在即使有再大的压力,也要尽全力治好养父的病,尽到当子女的责任。”这就是他作为一个义子的肺腑之音,让听者动容,闻者感怀。

      因一生奇缘,得母子情深。现在,施庭荣最大的心愿就是能陪伴着宋思莲,让她能够安享晚年。他尽一切可能不让母亲孤单,让她无时无刻不体会到拥有一个孝顺儿子的幸福还有对今后美好生活的期冀。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