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4年对中国互联网而言是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召开,首届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启动……互联网已经完全融入了我们的世界,生活在网上,工作在网上,已经成了很多人难以逃避、甚至是向往的选择。
  • /
    网购的兴起改变了人们购物方式,越来越多的网店开始邀请“网络模特”为自家商品做宣传。小洁就是一名网模,今年21岁,河北人。三年前,她从一所省会专科院校肄业后,应聘到了一家演艺公司,成了一名舞蹈演员。后来,一次偶然的机遇又让她转身变成一名网模。
  • /
    小洁工作的大厦里集聚了数十家摄影工作室,她的大部分工作时间就是在这里度过的。穿着网店提供的靓丽服饰,小洁站在镁光灯下,变换着各种姿势,没有一丝青涩。而就在半年前,小洁还是一个“不会摆姿势、不敢看镜头”的菜鸟。
  • /
    小洁在摄影棚里往往一待就是一天,多的时候要换七八十套衣服,平均一小时就要换七八套。小洁就处于不停地换衣服和摆姿势的状态中。冬天穿T裇,夏天穿毛衣,一拍就是十几个小时,中暑感冒是家常便饭。
  • /
    为什么要做网模?“能拍照,能穿新衣服,还能赚钱。”小洁身边的一位同事给出了这样的回答。然而,网模毕竟有点吃青春饭的性质,一般28岁以上的就不行了,因为皮肤各方面都跟不上了。
  • /
    网模的工钱一般按小时来算,初入门的网模是100~150元/小时,价格好一点的在200~300元/小时。对于网上流传的网模日薪过万的传言,小洁笑着说:“要是真有这么多就好了,网模就跟演员一样,有片酬高的,有片酬低的,我一个月挣不到一万块钱 。”
  • /
    虽然衣着光鲜、收入比较可观,但是网模的每张靓照背后也有种种辛苦。“吃饭不规律,经常饿着,一天往往是两顿饭。”小洁说。
  • /
    据2013年的一份资料显示,中国的个人网店数量达到了1124万家,不管是创业还是搞副业,成为网店老板已然成了很多年轻人的选择。2012年,26岁的陈力(右)和老婆刘琼分别辞去了烟草公司和证券公司的工作,投身内衣网络销售。他们来到义乌市青岩刘村,跟其他网店创业者一样选择租用小区地下室经营场所。百十平米的地下室一年租金不到两万,大大降低了创业成本。
  • /
    开网店虽然进入的门槛很低,但要处理很多关系,比如要平衡与网站平台、买家等多方的利益关系。陈力所住的地下室既是办公室也是仓库,可惜没有窗户也没有卫生设施。对此,他们自嘲说,“地下根据地”能搞出“大革命”。
  • /
    根据某大型购物网站数据显示,每天新增注册卖家将近一万,而每日停运或倒闭卖家数量差不多也有一万。这个行业压力太大,不辛苦,就只能被淘汰。许多网店卖家睡眠质量差,工作强度大,每天工作8小时远远不够。很多做了多年网店的店主忍痛割爱,几千块钱就把店铺卖掉了。不过陈力夫妇是幸运的。虽然他们至今还蜗居在地下室,但是经过两年的打拼,他们已站稳了脚跟。陈力每天都有几十件的货物寄出。去年,他们的全年营业额做到了300万。
  • /
    住在陈力夫妇对门的黄信、陈旭垚入行更早。黄信是88年的人,2009年从安徽来到义乌,看准了小商品市场的优势,搞起了电商。图为黄信在办理订单。
  • /
    陈旭垚每天都要长时间盯着电脑,与客户洽谈业务。有调查显示,以开网店为谋生手段的人,日均工作时间都达到10到12小时,有的甚至达到14到15小时。
  • /
    几年下来,100多平米的地下室已经不能满足黄信的生意要求了。黄信打算在2015年和朋友一起合租厂房扩大地盘。“这里的地下室能创造奇迹,说不定哪家地下室里就住着一位千万富翁呢。”黄信笑着说。
  • /
    以往网店贴出来的商品图片,一部分由卖家自己拍摄,有一部分卖家则是请一些影楼的摄影师帮助拍摄,但这种拍摄业务量不大,摄影师也多为兼职。时下,网络卖家追求图片效果,催生了网店摄影工作室。在某购物网站上搜索“网店摄影”,数量达100多家,多集中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