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在广东省中山市的建筑工地上,总能看到一些女工的身影。她们同男人一样干着繁重的工作,为生活打拼。近年来,建筑业用工市场女性的比例明显增加,越来越多的女工随丈夫走入工地。
  • /
    女工在工地上分为点工和包工。点工就是按天计算工钱,出工则给钱,不出工就没有;包工是指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定量工作。多数女工和丈夫在工地上都是从事包工,相比点工,包工挣钱更多,也更辛苦,通常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图为傍晚下班后的女工在工地生活区洗衣服。
  • /
    劳动时间长、劳动强度大、流动性大、生活环境较差,不少女工患有肌肉劳损、骨质增生等疾病。建筑工人中确实存在高收入人群,但是数量非常少。在“男人当铁人用,女人当男人用”的建筑行业,高收入背后的工作强度往往被忽视,所谓的高收入也是拿时间拼出来的。
  • /
    工地宿舍一般是铁皮制的活动板房,夏天的时候屋里会变得非常闷热。20多平米的房间里往往挤着5、6对夫妻,上下铺就是一个家。上铺放些日常用品和杂物,下铺用建筑模板和布帘围着,里面有电风扇、电视机等电器。在工地上干了一天活的男人们,能吃上老婆做的饭菜,会更有拼劲。
  • /
    工地上的娱乐时间很少,遇到下雨天需要停工的时候,大家会在宿舍打打麻将。
  • /
    冉叶琴来自贵州铜仁,已经怀孕8个月了。她18岁就结了婚,之后一直随丈夫在工地打工,怀孕本来是需要别人照顾的,但她每天仍然要给起早贪黑挣钱的丈夫做饭,并且承担洗衣服、带孩子的工作。
  • /
    杨阿妹是广西百色人,32岁,已经在这里打工一年了,平时每个月要开工24天。杨阿妹的任务就是扛钢管搭建支撑混凝土的架子。丈夫一天可以挣到160元,杨阿妹只能拿到120元。
  • /
    杨凤琼,四川广安人,46岁,在工地负责把浇筑的混凝土弄平整。混凝土没有浇筑完,工作就不能停,夏天的时候,杨凤琼经常要顶着烈日干上好几个小时。
  • /
    杨亚珊,广西百色人,30岁,来工地做架子工才一年。以前她和丈夫一直在农村老家帮人盖房子。下午6点半,收工后的杨亚珊可以和丈夫陈剑东小聚一下,吃顿晚饭,喝瓶啤酒。杨亚珊说,干活累了,喝点啤酒可以解乏。工地食堂每餐8元,夫妻俩一天吃饭要花50元左右。
  • /
    袁火梅,湖北黄石人,26岁,在工地开车转运混凝土。她每天要从早上6点半工作到晚上7点。袁火梅以前在鞋厂上班,后来嫌工资少、不自由,就跟着丈夫来到这里打工。
  • /
    据调查显示,我国现有4000万建筑工人,其中女性建筑工人已占10.18%。他们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图为女工廖青艳在开塔吊。
  • /
    建筑业作为吸纳农民工最多的行业之一,一定程度上为农村女性提供了大量的就业机会。鉴于建筑业生产经营特点和用工方式的特殊性,建筑女工的权益保障还需要逐渐提高。
  • /

工地上的半边天

摄影报道:付希华/CFP
责编:杨小淼
责编邮箱:1714523629#qq.com

【CFP版权图片,请勿转载】2015/03/05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

北京市 海淀区

粉丝142388人

北京市 海淀区

粉丝8697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