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在祖国漫长的铁路线上,你或许会目睹这样的情景:某个铁路道口的栏杆准时拉起,一名身着黄马甲的人,手握黄旗肃立在轨道旁,向每一辆呼啸而去的列车行注目礼。他们就是道口看护员,而刘绍玉就是其中的一员。在哈尔滨铁路局拉滨线94公里道口上,刘绍玉已经站了十个春秋。
  • /
    刘绍玉今年53岁,家住黑龙江省五常市安家镇。只有初中文化的刘绍玉1981年离开辽宁锦州老家外出打拼,1983年在安家镇结婚并落户。
  • /
    刘绍玉和另外两个同事24小时轮班值守,早晨七点至次日清晨七点为一个班,上一天休两天。每天,刘绍玉迎来送往的客货列车多达几十趟。
  • /
    上行线开过来的列车,刘绍玉先要脸朝列车行驶方向迎接,待列车靠近道口,立即向左转45度目送列车远离,之后才能打开栏杆放行来往车辆。
  • /
    当下线有列车开过来时,刘绍玉要用这个动作,在300米开外预先提示司机,94公里道口可以安全通过。刘绍玉一天当中重复最多的话是:“94公里道口栏杆关闭,正常”和“明白”。
  • /
    这项工作看起来非常轻松,其实不然,它要求工作人员注意力高度集中,既不能看书读报,也不能收听收看广播电视,更不能玩手机、打扑克。
  • /
    刘绍玉的家就在对面屯子里,直线距离一百来米。虽然很近,但是值班期间,家里无论出现什么情况,都不允许擅离岗位。今年春节又是刘绍玉值班,不能与家人一起团聚,这已经是连续第四次了。
  • /
    这组按钮开关,刘绍玉每天要与它们近距离接触数百次,夏季车多的时候甚至上千次。
  • /
    这个只有半米宽的柜子,白天是值班室的板凳,晚上便成了刘绍玉的床。哈尔滨冬天夜间气温大都在零下二十几度,而这间屋子即便是升起火炉,室温也只有七八度。这些年,刘绍玉睡觉时从未脱过外套。
  • /
    刘绍玉的手机及对讲机,必须保持二十四小时开机。图为刘绍玉的对讲机以及电池、充电器。
  • /
    刘绍玉刚上班时,一个月只有500元工资,后来涨到720元,再后来又调整到900,现在每个月的报酬是1160元。好就好在离家近,不耽误种粮食,每年两垧水稻及苞米地,如果不发生大的自然灾害,还能有个两三万块钱的纯收入。
  • /
    刘绍玉值班室的取暖全靠这个煤炉。每隔半小时左右,刘绍玉就要往炉膛里添煤,以确保煤炉不熄灭。
  • /
    每天下午四点左右,刘绍玉的爱人会过来送晚饭。刘绍玉已经养成了冬季一天只吃两顿的习惯。他的爱人也曾在这个特殊岗位上工作了四年,后来由于超龄才不得不离开。
  • /
    刘绍玉夫妇的儿子今年32岁,学汽车维修,目前在北京工作,已经成家。最近,令刘绍玉感到无比欣慰的一件事是,他当上爷爷了……
  • /

铁路道口上的十个春秋

摄影报道/吴胡荼
责编/杨小淼
责编邮箱/1714523629#qq.com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5/02/11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