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陈红杰是贵州省紧急救援中心的一名90后医生,已经正式工作了半年。在此之前,他曾在外科、内科、儿科包括妇产科实习过一年。陈红杰说自己比较喜欢外科,因为“动手时间多,挑战性比较强”。而急救,挑战性比外科还强。
  • /
    这是一间20平方米大小的办公室,里面摆放的两个办公桌和一个简易沙发,几乎占据了这个空间三分之一的空间。接到调度的急救信息后,他们会立即带上装备,走出办公室。而此时,救护车也在急救中心门口等候,待医生护士或者担架队员一到位,便立即出发。
  • /
    所有的医务人员,从接到电话到救护车出发,这期间的一系列动作不得超过3分钟。正因为如此,陈红杰的午饭很多时候都是分两次吃的,他甚至不敢去食堂吃,只能点外卖,让人送到值班室。
  • /
    急救中心实行24小时工作制度,每天有5名医生值班。他们分别是一线、二线、三线、四线和五线。白天,调度台发来急救信息时,一线最先出诊,下一个则是二线,以此类推。如果一线出诊回来,再接到急救电话则继续出诊。图为装满了急救工具和药水的急救箱。
  • /
    一般的情况是急救中心每天出诊50次左右,少的话都有30多次。图为2015年1月9日,贵阳,一位中年妇女在地下停车场入口处不慎滑倒,右手骨折,头部流血不止,躺在地上不断呻吟。陈红杰赶到,立即蹲下来给病人包扎,然后再将病人抱到担架上。
  • /
    其实,能够坚持在这个岗位上,已经是最大的挑战了,因为急救医生基本失去了自己的私人时间。遇到伤情或病情严重急救人员,急救医生会一直守在他们身边观察情况。
  • /
    即便是下雪天,只要能开,他们都会奔驰在路上。“身体有一点不舒服,也得坚持上。”陈红杰自己就曾有过带病工作的经历,因为救护车颠簸,后来吐了。
  • /
    这是2015年1月9日,贵阳下新年第一场雪,这一天,他们出去施救的大部分为车祸受伤者和摔伤者。
  • /
    “出诊的时候,白大褂经常被血染透。”陈红杰记得一次出诊,病人血流不止,救护车进不去,只能自己把病人背出来,虽然经过包扎,但病人身上的血还是染红了陈红杰的白大褂。
  • /
    急救医生出诊,每一种紧急情况都可能发生。而担架,成为不稳定因素之一。抬担架的师傅人数有限,根据求助者的电话信息判断是否带担架师傅并不可靠。也就是说,求助者如果在电话里表述不清,急救医生就得充当担架师傅的角色。
  • /
    在急救医生的帮助下,病人被顺利抬回家里。病人家属对急救医生的服务感到十分满意,经常会亲自送他们上车。
  • /
    急救医生想要一个长点的假期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要请假,就必须和其他的医生换班,比如请3天假,就得提前连续值3天班。
  • /
    没有休息时间,工作累,薪酬也较临床医生的低,职称晋升困难等。许多急救医生在干了三年之后,要么转行要么去了其他科室。
  • /
    陈红杰读大学的时候,经常看电影和出去旅行。但现在基本上没有这项活动,做急救医生,生活上太没有规律,每天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这样的忙碌造成的直接后果是,他至今没有女朋友。“工作之后,我们的圈子变得越来越小,许多男医生的女朋友职业是护士。”
  • /

急救先锋

图片来源/CFP
责编/杨小淼
责编邮箱/1714523629#qq.com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5/02/08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