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从西宁开往拉萨的Z9815次列车,往返全程40多小时,一路上海拔落差巨大:从西宁海拔2300米,一直到世界铁路最高点唐古拉山口海拔达到5072米,落差近3000米。
  • /
    3年前,冯北平被安排到这条线路工作,54岁的他成为了一名“天路乘警”,尽管当时已算大龄民警,但冯北平考虑到青藏铁路的重要性与特殊性,毫不犹豫地选择上岗了。
  • /
    解答旅客问题、核验身份证、安全检查等,成为冯北平每天做得最多的工作,他说:“这些工作虽没技术含量,但我们前期如果足够认真,可以避免很多案件、事件发生。”
  • /
    晚上10点,车厢内多数乘客已进入梦乡,但冯北平却在整理装备,准备开始对全列车厢的巡查。他说:“到了深夜,更不敢放松警惕,每到这时候,是偷盗类案件易发时段,最近乘警支队已破获4起盗窃案件。”
  • /
    每次巡查至少1个小时,单趟20多个小时的车程,冯北平要巡查5次,除“三品”检查和查缉工作外,还要不停地进行安全宣传。
  • /
    火车在中途站点停靠时,有不少旅客下车抽烟或留影拍照,这时,冯北平赶紧下车,维持秩序,并叮嘱乘客,不要耽误车次。
  • /
    随着列车不断深入藏区,一些旅客会出现高原反应,遇到这样的情况,冯北平及时通知列车员拿来输氧管,并手把手教旅客使用。
  • /
    虽已跑了3年多青藏线,但冯北平至今依然没有完全克服高原反应。在巡查期间,他常常面露微笑为乘客服务,但回到餐车,马上就得吸氧,严重的时候,嘴唇会变成紫色。
  • /
    饭前10分钟,连续工作了几个小时的冯北平,还没等菜上桌,就累得在车窗边睡着了。
  • /
    冯北平坦言,当初得知要跑青藏线时,因为列车不允许超员,自己觉得会轻松一些,但他很快发现,这条被沿线各族人民誉为团结线、运输线、幸福线、生命线的青藏铁路,跑起来并不轻松,甚至比其他线路压力还要大。
  • /
    谈起家庭,冯北平说:“亏欠太多了。”他与妻子是自由恋爱,从结婚到现在,自己和乘客在一起的时间远远超过了和妻子在一起的时间,在家里吃饭次数也大大落后于在餐车上的次数,“不过她没任何埋怨,十分理解我,这是我最感谢的。”
  • /
    冯北平喜欢和朋友聚会,爱好书法,但这些事情都得等到退休后才有充足时间去做,他说:“我退休后,想到外面看看,还要把老母亲带上,回趟四川老家。”
  • /
    由于职业特殊性,冯北平无法避免会有一些遗憾,让他内心煎熬最大的是,自己的父亲去世后,他还要坚持走车,“选择这一行的确没办法,我只能舍弃小家,奉献大家了。”冯北平说完就沉默了。
  • /
    冯北平微信名字是“老男孩”,他说他希望永远和年轻人一样充满激情。对于工作,冯北平说:“虽然辛苦,但相比于那些曾经为修建青藏铁路付出所有的人,我们这点苦也不算什么。”
  • /

天路乘警

供图/CFP
责编/孟利铮
投稿邮箱/1714523629#qq.com

【CFP版权图片,请勿转载】2015/08/30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

北京市 海淀区

粉丝142388人

北京市 海淀区

粉丝8697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