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黑暗的泥淖中,他们是城市的潜行者。“在井内呆上仅仅十几分钟后,汗水将贴身衣服和潜水服胶着在了一起。”罗宏伟说。作为在长沙从事“地下工作”的管道潜水员,罗宏伟和同事经常在地下数米深的管道中作业,空气不流通,刺鼻的气味常常把眼睛熏得难以睁开。
  • /
    六年前,罗宏伟到上海谋生,接触到了城市下水道管网潜水员这个工作。回到故乡湖南后,他发现潜水员在长沙是一个较为冷门但是却十分缺乏专业队伍的行业,于是看准时机,组建了这个潜水清淤队伍。
  • /
    这身行头是潜水员下井时的重装潜水服,穿戴它们并不容易。脚踏的铜质鞋30斤重,脖子上挂的铅饼重达90斤。
  • /
    罗塞回到地面,工友们会用清水冲去他潜水服上的泥污。从后面看起来,罗塞像只憨态可掬的海豹 。
  • /
    收工之后,天色已晚,罗塞独自驾驶工具车回家。
  • /
    这是罗塞的办公室。空调在与办公室相对面的卧室里,老婆孩子已经入睡了。在长沙酷热的天气里,冷空气还是飘不过来,夜不能寐时,他就在这样的距离光着膀子抽烟。
  • /
    罗塞有一个女儿,刚刚出生不满100天。工作之余逗女儿,是罗塞最大的快乐。
  • /
    罗塞的父亲罗生辉今年刚过60,身子硬朗,前年开始来公司帮他干些杂活。
  • /
    罗塞的徒弟兼老乡黄泽萌,28岁,刚来公司一年,下过两三米深的浅水,平时主要做一些简单的助理工作。
  • /
    王海华,34岁,苏北人。在公司,他的职务是潜水员,可是这段时间正逢家里有事,他一直心神不宁,所以这次并没有下井。
  • /
    工具车上,他们特意系上一个平安符。平常是王海华下潜窨井,出工就是罗塞开车,把工人们带平平安安从施工现场带回公司,责任一样重大。
  • /
    排水管道中由于有各种生活垃圾,会产生有毒气体。工人们若要下井,则要带好氧气阀、对讲机等。
  • /
    临下井时,工人们会再次认真检查对讲机、氧气阀、空气软管等,窨井的口径60厘米左右,罗塞几乎是“挤进”窨井口。
  • /
    由于独立地下作业,潜水员必须具有很好的心理承受能力,遇到卡在管道、维持生命的皮管被绕住、潜水服被异物刮破漏气或进水、气阀失控等各种突发状况,要及时冷静应对。 罗塞下潜时下意识的做了个动作。
  • /
    长沙排水管道管径500毫米以上的有7000公里左右。罗宏伟和队友们不断地在只能容一人爬行的井口和管道中上下穿梭,疏通着城市的排水道。内径不足1米的管道内,淤泥堆积足足有0.6米厚。罗宏伟说:“这么深的淤泥,光走过去,都很困难。”
  • /
    罗塞水下作业平安上来。潜水服是公司重要的工具,清理潜水服是力气活,也是细仔活。
  • /
    几年下来,罗宏伟的队伍从开始的两三个人,到现在发展为潜水清淤的专业公司。平时出门应酬,罗塞都会装上两种不同的香烟,较贵的那种发给别人抽。
  • /
    罗宏伟和他的徒弟们不断穿梭在地下管网之中,像“清道夫”般为这座城市清理着管网中的阻塞物和泥浆。每次出工回到家,工人们第一件事情就是抢卫生间。
  • /
    每次出工回来,只有洗尽泥污和汗水以后,罗塞才被允许抱孩子。
  • /
    妻子马海芳提醒罗塞,抽烟时离女儿远一点。
  • /
    罗宏伟和妻子为女儿洗澡,女儿为这个幸福的小家庭增添了无穷的乐趣。罗宏伟说,他们为女儿取了一个特别的名字,叫罗马莉亚。
  • /

城市之下的潜水员

供图/CFP
责编/于晓丹
投稿邮箱/1714523629#qq.com

【CFP版权图片,请勿转载】2015/08/12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

北京市 海淀区

粉丝142388人

北京市 海淀区

粉丝8697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