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8岁的韦涛是贵州毕节人,2008年的时候他来到浙江宁波打拼。起初,韦涛在工地做小工。后来,由于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进入了广告灯箱安装这一行业,开始了在高楼大厦间穿梭的蜘蛛侠式的生活。他从一两层楼高的地方起步,五年来,随着经验和胆识的积累,工作的高度逐渐增加,10米、50米、100米、200米……越来越多的宁波在建高楼上出现了韦涛的身影。
  • /
    韦涛往往在凌晨5点多就来到工地干活,这时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进行空中作业会凉快许多。不过,由于来得太早,电梯还没有运行,韦涛需要爬30多层的高楼。
  • /
    夏季开工,工人们最担心的是中暑问题。在安装外墙上的霓虹灯时,有吊篮还好,但更多的时候工人们则仅靠一条绳子降下去,人悬在半空中,万一中暑,后果不堪设想。图为早上6点,韦涛独自一人攀着绳子进行高空作业。
  • /
    由于曾目睹过有人从四层楼高的脚手架上跌落,韦涛的心理一度受到过很大冲击,那段时间他特别害怕,想过转行。
  • /
    “家人一直劝我不要干了,可看看自己安装过霓虹灯的高楼大厦变得那么漂亮,还是没舍得转行。”韦涛说。
  • /
    太阳升起后,由于大厦顶楼四面是玻璃围墙,阳光经过直射和反复折射,楼顶仿佛成了热锅,围墙上的铝合金包边如同烧红的烙铁一样烫手。
  • /
    这样一大桶水,韦涛一天至少喝上两瓶。
  • /
    安装顶楼围挡顶端的造型灯时,即便是爬上去也要费一番周折。
  • /
    一枚小小的钉子,从百米高的地方掉落后,有可能伤到人。因此,顶楼施工要胆大心细,韦涛的脚步总是迈得尽可能小一点,动作做得尽可能慢一点。
  • /
    高楼上看到好的风景,韦涛喜欢用手机拍下来,发到个人空间里,和朋友分享。
  • /
    下班回到出租房,韦涛第一件事就是先用自来水冲去身上的汗水和污垢。
  • /
    妻子早已为韦涛准备好了晚饭。结束一天的忙碌,此时的韦涛终于可以好好享受这难得的清闲时光了。
  • /
    韦涛说:“我可以站在城市最高的地方,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别样风景。”当城市里的霓虹灯渐次亮起来的时候,他的心里总会升起一种别样的暖意。
  • /

站在霓虹之上的人

摄影/张培CFP
责编/杨小淼
投稿邮箱/1714523629#qq.com

【CFP版权图片,请勿转载】2015/08/04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

北京市 海淀区

粉丝142388人

北京市 海淀区

粉丝8697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