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在山东省王浩村东头一片棉花地里,有一座孤零零的坟丘。村里很多人都知道这是一座烈士墓,却都说不出烈士的姓名,87岁的潘长泰却深知这背后的故事。村路无言,见证了一个老兵40年情深义重的陪伴。
  • /
    潘长泰,山东省滨州市博兴县吕艺镇王浩村人,1945年参军,先后参加过南麻战役、济南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
  • /
    1945年正月,潘长泰加入了抗日地方武装——博兴县独立营,这一年他17岁。后来,潘长泰跟随部队一路从山东打到四川,参加的大小战斗早已数不清,战争的残酷,让他几乎每天都伴着死亡度日。
  • /
    潘长泰一心想着,打跑可恶的日本鬼子,就可以回家老老实实种地过日子了。令他没想到的是,这一走,就是7年。图为1951年,潘长泰妻子前往重庆看望他时的合影。
  • /
    潘长泰展示战场上被炸弹碎片炸伤留下的雨点疤痕。
  • /
    新中国成立后,潘长泰终于回到了他日夜思念的山东老家。1952年,潘长泰从西南军区退伍,成为第一批退伍军人。
  • /
    潘长泰讲述为贺龙元帅敬军礼的情形。
  • /
    1943年5月,清河军区司令员杨国夫率司令部机关及一个警卫连在深夜执行任务时,遭到了近千名日伪军的包围。一阵激烈交火后,寡不敌众的杨国夫率军突围。战斗结束后,王浩村的村民发现了两名身负重伤的战士。冒着招来杀身之祸的危险,村民把两位战士藏到破庙里,并请来郎中给他们治伤,但由于伤势过重,两位小战士还是永远地闭上了眼睛,甚至没有留下姓名籍贯。村民们将烈士埋在了村子东边的棉花地里。
  • /
    “一起光着屁股长大的兄弟,刚刚还对你扮鬼脸,一发炮弹落下,脑袋就不见了。”潘长泰回忆说,“情同手足的战友,很多倒在了异乡的土地上。”就这样,他动起了为无名烈士守墓的念头。
  • /
    后来,每年的农历清明和十月初一,潘长泰老人都会独自一人穿过半个村子,来这个无名烈士坟,添点土,烧点纸,再陪烈士说说话。这条熟悉的乡间土路,潘长泰一走就是40年。
  • /
    能为无名烈士守墓,也是自己对当兵的有一份特殊的感情,潘长泰把他们当做了自己。“年轻的时候心里还真没想过烈士墓,但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心里却越来越放不下了,我也当过兵,也有几次差点就送了命,当时就想,万一哪天我不慎牺牲了,家人也找不到我的话,不就和这位无名烈士一样了吗?”潘长泰说。
  • /
    潘长泰获得的勋章。他将珍贵勋章和党章都锁在柜子里,生怕不小心丢失。这些物件,连同那座无名烈士墓,都是老人视若珍宝的记忆。
  • /
    潘长泰保存的中国共产党党章。
  • /
    潘长泰用过的身份证。40年来,老人唯一担心的是自己死后无人再像他一样守着这块墓。不过,就在2013年,博兴建设县烈士陵园,当初的无名烈士墓也迁到博兴县烈士陵园里了,老人终于解了一块心病。
  • /
    潘长泰很欣慰,无名烈士终于可以到真正属于他的地方长眠了,那是他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荣耀,在那里有战友们的陪伴。 不用守墓的日子里,潘长泰依然坚持自己劳动,院子里种满了各种蔬菜,他说尽管现在生活好了,勤俭朴素的精神不能丢。
  • /

村路无言

摄影/韦鹏 CFP
责编/于晓丹
投稿邮箱/1714523629#qq.com

【CFP版权图片,请勿转载】2015/08/03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

北京市 海淀区

粉丝142388人

北京市 海淀区

粉丝8697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