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在河南郑州,有这么一群年轻人,他们住在租来的小屋里,每天领着上帝发放的24小时,坐车、买菜、上班……有人说,租房是年轻人走上社会的第一步。这第一步,虽然有些辛苦,但也正是奋斗青春的最好印证。
  • /
    今年刚毕业的小煦,已经找到了一份2000元月薪的工作。之后,他和一个同学在高温天里看了四五十个出租房,最终定下了一个小户型。同学住卧室,小煦在阳台打地铺,900元租金2人平摊。“我一直试图找个正确的词汇去形容它,家?房间?床?都不合适。对我而言,它只是一个睡觉、打游戏的地方。”
  • /
    业余时间,两个人会打篮球、玩游戏、做兼职。学新闻的小煦有着从事媒体行业的梦想:“租房的钱还是借同学的。现在的工作只是维持生活,我得再努力找一个好工作。”
  • /
    一把吉他,几支口琴,几摞厚书,这是歌手无醒最值钱的家当。为了喜爱的音乐,无醒告别了奔波劳碌的工作状态,租住在600元的城中村小标间,开始了自由职业生涯。“社会太复杂,而艺术最真实,我还是愿意听从内心深处的声音。”虽然不打算买房,不过无醒还是常常会畅想未来家的模样:“希望有一个院子,可以和朋友弹琴唱歌打手鼓,谈天说地烹茶喝。”
  • /
    新婚的羽儿和老公租住在郑州杨君刘的一个小屋里,小屋在女主人的巧手布置下显得干净温馨。刚入住时只有一张破床,一个破柜子。后来他们添置了冰箱、洗衣机、壁纸,布衣柜,这个家也越来越像个家了。羽儿和老公是初中同学,爱情之路走得很坚定。虽然刚结婚时没有房子,但羽儿很乐观:“只要努力,面包会有的。”
  • /
    95后男模佳骆经常辗转于郑州和上海之间,或比赛或培训。郑州的这间百平米大房由他和哥哥姐姐合租,3000多元的月租他并不需要参与分摊。佳骆的月薪有四五千元,但是他不仅没有积蓄,还欠着一堆卡债,因为模特的服装鞋帽、护肤品花销极大。
  • /
    两地辗转,控制饮食,严苛训练,这并没有使佳骆感到辛苦。尽管父母盼他回老家鹤壁工作,但佳骆还是想出去闯一闯。“我的梦想就是去上海打拼,有朝一日能在这个行业出人头地。”
  • /
    毕业六年来,阿娇历经数次辗转,如今终于和老公赚够了一套80平米房子的首付。阿娇在半年前迎来了宝贝女儿的出生,添了宝宝不久后,阿娇的新房也装修得差不多了。
  • /
    由于担心刚装修的新房对宝宝健康不好,同时也为了专心考证,夫妻俩将孩子送回老家,夫妻俩则在阳台打起了地铺。“好歹是有一个家了。六年的奋斗换来如今的一切,我还要继续,给宝贝一个美好的未来。”
  • /
    真真住的这套房子有160平米,是由她和3位同事合租的。同事养的猫咪给她的日常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月薪3000,房租占了900,再加上真真平时喜欢购物,积蓄自然所剩无几。擅长跳爵士舞的真真会在业余接一些演出活动来赚外快,去球场当啦啦队,一场能挣100元。“实在买不起房就租呗,我不介意裸婚,日子还长,慢慢奋斗就是。”
  • /
    读书赋诗,春花秋月,谈天说地,不为五斗米折腰,这是碎岁梦想中的诗人生活。如今已经工作八年的碎岁居住在郑州郭庄新村一个15平米的小房子里。他曾经最宝贝的家当是300本藏书,每次搬家,这些藏书是最让碎岁头疼的。为此,他不得不在搬到这里前,扔掉了300本书,并告诫自己“一定要少买书”。“客人来了就开风扇,空调扇、电脑散热扇、再加上两把蒲扇和一个西瓜——这是我最高的待客礼节了。”碎岁打趣道。
  • /
    刚毕业时的木棉月薪只有一千多块,住处也在不停地更换。这间房子已经是木棉在郑州的第7个“小窝”了,房租也由最初的300元变成现在的1300元。
  • /
    不过木棉是幸运的,带她入行的老师离职时把手上的业务资源也一并转给了木棉。有了这些业务资源,再加上木棉的努力,她在职业生涯的第三年就买了车,还拥有了自己的小户型,新房将于2017年交付。“终于可以不再漂泊了!”木棉多年来憋在心里的这句话终于说了出来。
  • /

青春租客

摄影/罗浩CFP
责编/杨小淼
投稿邮箱/1714523629#qq.com

【CFP版权图片,请勿转载】2015/07/27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

北京市 海淀区

粉丝142388人

北京市 海淀区

粉丝8697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