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0点过后,当乌鲁木齐市的灯火依次熄灭,多数人开始沉浸在熟睡中时,夜巡特警的工作才刚刚开始。他们或巡逻在街头,或盘问在路上,或出现在大街小巷每一个需要者的跟前……每一个夜深人静,无人的大街上都会有他们来回的身影。
  • /
    晚上11点45分,乌鲁木齐特警八支队二大队一中队紧急集合,接到任务前往天山区二道桥周边进行巡逻。
  • /
    中队长包贺田安排好巡逻任务后,特警队员们整装准备巡逻。
  • /
    中队的特警队员都是80后,有着3年以上的从警经历。作为队内最年长的特警,中队长包贺田严厉之余,会像大哥哥一样给队员整理着装。
  • /
    包贺田今年32岁,是辽宁人,被分配至乌鲁木齐特警队后,已经在这里结婚安家。当晚室外温度是-10℃,不算冷。巡逻半小时后,特警的头套开始结霜。
  • /
    二道桥国际大巴扎是重点巡区,位于天山区南端的二道桥商业圈,是全世界规模最大的大巴扎。这里是少数民族聚集地,浓郁的伊斯兰建筑风格,重现了古丝绸之路的繁华。特警队员以此为点,向四周巡逻。遇到可疑情况,队员会例行问询。
  • /
    走遍辖区内的大小巷子需要1个半小时。巡逻一段距离后,特警队员呈三角站位队形定点警戒。包贺田说,这不是最冷的时候,冬天巡逻穿太厚容易出汗,一旦停下来,就寒风刺骨,很容易感冒。
  • /
    每个巡逻特警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深夜记忆。巡逻中,他们劝和过打架斗殴的青年,摆平酗酒闹事的醉汉,也安慰过独自落泪的离家出走者。1月的街头,天气走向寒冬,时间转向深夜,路灯长长地拉出几道温暖的身影。
  • /
    凌晨三四点钟,特警队员执勤结束,包贺田最后一个离开。
  • /
    特警队员每天住在宿舍里,包贺田负责他们的生活起居,扮演一个家长的角色。只要关系到中队10多个队员,他事无巨细记挂心上。
  • /
    看到包贺田回到家来,妻子惊喜又娇羞地迎了上来。由于工作需要,特警队员常年住在队里宿舍,“不忙的时候一个星期回一趟家,忙的时候半个月都不着家。”结婚4年,包贺田陪伴妻子的时间加起来也不足1年。
  • /
    这次,包贺田是趁着夜巡开始前回家看看,并不能留宿。妻子一边问他吃过饭没,一边准备茶水,而包贺田在试图弄醒睡着的儿子。显然,小家伙并没有因为爸爸要回来而等他,晚上10点钟,已经深深入睡。
  • /
    包贺田的举动被妻子制止后,他决定给儿子组装一个玩具,借此告诉儿子爸爸回来过。儿子快3岁了,他只抱着睡过一晚。
  • /
    包贺田的膝盖受过伤,关节腔内积水严重,必须每天用电热炉烘烤。包贺田的父母远在东北,家里的一切全由妻子打理。即便每月3千多元的工资全部上交,他仍觉得愧对妻子,也理解岳父岳母的不满 。
  • /
    在家只逗留一个多小时,包贺田就要与妻子道别,回中队执勤了。走前,他又轻声走到儿子卧室多看一眼。
  • /
    巡逻时,包贺田总是走在小队后面,保护着队员的安全。这样的午夜时分,大街显得格外寂静而安谧。
  • /
    在昏暗的宿舍楼道里,时常有执勤的队员出入,他们一天的睡眠不超过6小时。每天都是训练、执勤、巡逻,特警队员的生活略显枯燥,但队友感情通常很好。“因为觉得亏欠家人的,就对同事好一点。”包贺田说。
  • /

特警零点后

摄影报道/马旭 方涛
责编/于晓丹
责编邮箱/1714523629#qq.com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5/01/21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