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试滚动鼠标查看
首页
分享
分享
收藏
冰刀飞舞,冰花四溅,在几位冰雕能手的巧夺天工之中,一块块平淡无奇的冰块,变成了一个个美丽的冰雕艺术品。其背后却需要创作者付出异常艰辛的劳动和精雕细凿的情感投入。这些冰雕艺人每天在零下二十几度的环境里进行创作。他们的每幅作品就好比是一个中国汉字,点、横、竖、撇、捺,没有一笔是多余的。
照片中这位年近古稀的管师傅是这支冰雕团队的“头儿”,他有着三十余年的丰富雕刻经验。瞧他此时此刻专注、投入的认真劲儿,就仿佛一只紧盯着花儿不放的蜜蜂,尤其那张被凌冽寒风(当日最低气温零下26度)吹得紫红紫红的脸,以及眉毛、胡子上挂满宝石般光芒的颗颗“珍珠”,足见这位老人的精神风貌和工作状态,已不啻是“核心价值观”几个字所能囊括的了。
时间久了,刻刀铲出去溅起的碎冰雪屑,已然让管师傅满脸抹上了一层“凝似地上霜”的护肤品。
这是一块重量近千斤的原始冰料,由于施工地段白天人流量特别多,无法进行机械作业,所以只能由管师傅团队中的六七名汉子人拉肩扛,硬生生地将这庞然大物抬上去。正应了那句古话,齐心协力能把一切困难打垮。
团队中负责原材料切割加工的陈师傅,其切割机与冰面摩擦后,射出的冰屑如同一道朦朦胧胧的瀑布,若隐若现却又不乏诗意地挂在他的身旁。
张师傅今年58岁,已从事冰雕艺术创作二十余年。他觉得冰雕艺术带给人们的不仅仅是视觉上的震撼,还有精神上的享受和心灵上的共鸣。
刘师傅今年56岁,从事冰雕工作近三十年。此刻他正在认真地创作一幅猴娃的雪塑作品。
蒙着面罩作业的戴师傅,今年56岁,在冰雕这个行业里也打拼了二十来年。此时此刻他所在的工作面,被自己冲击钻打磨出来的碎冰屑,将其淹没在一片漫天飞舞的雪花之中。
虎师傅从事冰雕艺术创作不足五年,从去年开始,他已能够独立完成艺术作品的深加工。
跪在地上作业的这位是戴师傅,他几乎忘记寒冷,专心地雕刻着。
缪师傅正值知天命的年龄,从事冰雕工作十余年。他说:“每天都要在零下20℃的环境里工作10个小时左右,我已经习惯这三层外三层的穿法。”
一位师傅吃过午饭买回来一把刻刀,同行的大伙儿都围了过去,凑个热闹瞅个高兴。
王师傅也是一位有着三十多年丰富经验的老艺人,许多风景名胜区都留下了他创作的冰雕雪塑艺术作品。
二十刚出头的小李,是管师傅这一组合中年龄最小的,今年是他第二次登上冰雕艺术的“大雅之堂”,所以只能从事一些简单粗糙的活儿。
这是管师傅搭档的一只手,专门负责用颜料笔在冰雪上,将要雕刻的艺术品图案,照葫芦画瓢原原本本地描摹出来,以便创作时能够准确把握尺度。
满脸微笑的刘师傅与其搭档,正创作他的雪塑猴娃。他说:“虽然大部分工作时间都戴着手套制作,但是也免不了一些细致的活儿只能裸手做。我们团队中很多人的手指关节都特别粗,有的已经伸不直,这就是多年职业落下的关节毛病。”
冰雕是一种雅俗共赏、赋抽象于具象之中、具极高欣赏价值的艺术。每年冬季,看冰雕雪塑的游客数不胜数。这些美轮美奂的靓丽风景背后,倾注的是民间艺人的心血,展现出他们不畏严寒、忘我投入的精神。
返回
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