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试滚动鼠标查看
首页
分享
分享
收藏
李占瑞,2016年已满96岁,但身体依旧健朗,头发也只是花白。如今看来,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可在那硝烟弥漫的年代,他却是大名鼎鼎的飞虎队队员之一。并曾因与日军作战英勇,立下二等功和三等功。
2015年的某个夏日,李占瑞的家人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被告知李占瑞将被邀请去北京参加“九三阅兵”,并有可能由习主席亲自授戴勋章。这一天,李占瑞激动得整夜没有合眼。
9月1日,李占瑞由儿子儿媳陪同到达北京。9月2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授勋章仪式。参加仪式的一共有30位抗战老兵及为中国抗战胜利作出贡献的国际友人或其遗属代表,其中仅有四位由习近平主席亲自授戴勋章,李占瑞就是其中之一。
习近平主席给李占瑞戴勋章的时候说,“功劳不小啊!”李占瑞激动地说,“谢谢共产党,感谢习主席给我这么高的荣誉。我要多给国家做贡献。如果国家再需要我,我还能干!”
九三阅兵这天,李占瑞被安排在天安门城楼的第一排。虽然经过了前两天的车马劳顿和一些活动安排,李占瑞这天依旧神采奕奕。“天安门第一排有我的座位,还写着我的名字。我扶着栏杆,上面下面都看见了,看的很清楚。开始是直升机,有200多架,后来是战斗机、轰炸机、运输机,还有无人驾驶飞机。我都看到了。还有导弹,无数的导弹。这都是国家的国防武器,可以防止敌人侵略呀!”李占瑞爬满褶皱的脸上闪着光。
李占瑞出生在河南新乡。他的父亲在铁路工作,一家四口(李占瑞还有一个哥哥李占祥),生活微寒。
1937年,自卢沟桥事变之后的短短几个月内,日军的铁蹄踏遍了中原各大城市和周边县城,控制了华北、华中、华东广大富庶地区。这天,李占瑞又突然听闻日军占领南京的噩耗,心情异常激愤,于是毅然报考了“中央防空学校”。至今,他依然常将“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句话挂在嘴边。
颇为戏剧化的是,技术工人出身的父亲曾经不止一次嘱咐李占祥、李占瑞兄弟俩,千万不要当兵,最好是学一门手艺养活自己。不料国难当头,兄弟两个却一同舍家从戎。直到七八年后,父亲才又见到了一身戎装的儿子,两人在照相馆留下了一张合影。
这也是李占瑞留下来的唯一一张当兵时的照片。照片中的李占瑞稚气未脱,英姿飒爽,面带微笑。父亲则面色慈祥,右手紧紧握着儿子的左手。也许此时,在飘摇的国运、破碎的山河面前,父子俩在这一刻已然达成了一种默契。又或许,父亲知道,与儿子这一别,不知能否再相见。
1942年春,李占瑞和40多位战友从200多名学员中脱颖而出,前往巴基斯坦深造。他学习了飞机识别、飞机构造、飞行射击、俯冲投弹等实战技术,并模拟作战训练。毕业后,他被编入“中美空军混合大队中国空军第一大队三中队”(陈纳德任混合大队队长),在印度、缅甸、泰国、老挝等国家上空作战,炸桥梁,打坦克,击落敌机、装甲车……
从1942年到1945年抗战胜利,李占瑞曾立下二等功和三等功,凯旋回国。
解放后,李占瑞并没有继续从军,而是按照父亲的愿望,在铁路部门当了一名技术工人。
铁路的工作也十分辛苦,李占瑞主要负责修理火车头。很多零件重达几十斤、几百斤、上千斤,都要靠李占瑞和工友们扛着运送。忙起来的时候,李占瑞往往要连续工作一天一夜。有时李占瑞的妻子给他送饭时都认不出丈夫,因为他满头满脸都是灰。
“一个人不能怕受苦,要受有价值的苦。”李占瑞说。由于工作积极努力,李占瑞多次受到领导表现,也赢得了不少荣誉。他至今还清晰得记得自己当工人的日子,一共是“三十年零四个月”。
在李占瑞“修理火车头”的这三十多年里,中国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高楼拔地而起,交通四通八达。李占瑞也搬进了新家。“所以我很高兴,有时候唱唱歌,有时候吹吹口琴,因为我快乐了,生活条件好了,住上好房子了。这都是共产党建设的,是共产党给我的幸福生活。”
返回
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