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试滚动鼠标查看
首页
分享
分享
收藏
这个笑起来会漏出小虎牙,一脸阳光的男孩儿叫做蒋卓嘉,是个钟情于吉他的音乐人,他有才华有想法,能写擅唱,吉他技法超凡,有粉丝称他为“吉他情男”。
蒋卓嘉是个上海男孩儿,9岁的时候跟着父母去澳洲生活,14岁时,因为学校课业不多,蒋卓嘉放学后常常在外面打球不愿意回家。为此,他的爸爸送给他一把吉他,要求他回家后学习弹吉他。
最初蒋卓嘉对吉他是很排斥的,直到后来学会了一些和弦,又加入了学校的摇滚社团,时常跟着乐团外出表演,在舞台上他感觉很开心,这才觉得原来弹吉他不是那么的枯燥乏味。他陆续参加了很多比赛,获得了大大小小的奖项,自己也开始了音乐方面的创作,慢慢地爱上了音乐。
时间过的很快,两年后的一天,蒋卓嘉发现自己的吉他不见了,询问得知是爸爸藏了吉他。那个时候蒋卓嘉正是该考大学的年纪,爸爸觉得他玩音乐玩的太过头了,希望他能安心读书。一日不弹吉他就手痒的蒋卓嘉在学校的时候只要一有时间就偷偷跑去音乐教室练习,那段时间朋友们都找不到他。后来蒋卓嘉决定报考音乐学院,直到考上后才告诉了家人,就这样蒋卓嘉如愿走上了自己的音乐梦想路。
在大学期间,蒋卓嘉依旧继续和乐队参加各种比赛,对于音乐也更加有期待有野性。他自己写了一些Demo,朋友听到后觉得很不错,帮他寄给了台湾的音乐制作人Jim Lee。6个月后,他创作的歌曲中,有一首被选中,也就是后来任贤齐的《风云决》,这是他的第一首歌。之后有更多的作品被音乐人选中,陈奕迅的《独居动物》也是蒋卓嘉的创作。这对于还在读大学的蒋卓嘉来说是那么的不可思议,也给了他更大的信心要继续走音乐这条路。
大学毕业后,蒋卓嘉得知Jim Lee在台湾,于是买了单程的机票飞去台湾继续学习音乐。在到了台湾的前三个月内,他找了一些教吉他的工作,待自己稳定后,联系了Jim Lee,拜师学艺。
第一次见到Jim Lee是在录音室里,“同一个录音室,同一个房间,这是我录制第一张第二张专辑的地方,每次开会的时候,都会感叹缘分就是这样的妙不可言”蒋卓嘉如是说。接下来3-4年,蒋卓嘉在幕后给歌手写歌,给现在的老板听到后,顺利签约,后来发行专辑。
问起他为何走到台前来,他说:“刚到台北的时候还没有确定要在音乐做哪一方面,只知道我可以写歌。在台北没有乐团,没有身边认识的音乐朋友,自己写歌,自己录制Demo,自己唱,其实一开始是很辛苦的。”蒋卓嘉在乐团一直是吉他手,不是主唱。一次老板问他要不要走到幕前,并给蒋卓嘉提供很多LIVE HOUSE的机会,让他带着吉他去台上唱歌。
蒋卓嘉会很多乐器,键盘,鼓,贝斯,小提琴等等,却独独选择了让他又爱又恨的吉他。他说,遇到不开心的时候就会拿起吉他弹奏,吉他变成了另外的一种抒发,把自己的心声放入吉他的声音里来述说。“吉他可以让我不愉快的心情从音乐里说出去,不然让我自己去说,我可能不会讲,因为有吉他,可以代替讲话,吉他给了我安全感。”不管走到哪里,身边总是不离他的吉他。
创作一定要在工作室里进行,有熟悉的灯光,熟悉的电脑,熟悉的音乐器材。晚上12点,夜深人静的时候,内心也是最平静的时候,这是蒋卓嘉的最佳状态。如果偶尔在路上有了灵感,他会假装在打电话,拿着手机把脑中的旋律哼唱记录在手机中。
在宣传期间,蒋卓嘉天天忙于跑通告,却也不觉得辛苦。“觉得时间过的很快,累到不会,很享受每次在舞台上表演的感觉。”
“做校园活动是一系列宣传里最享受的,近距离地与同学唱歌,互动,他们都很热情,这就是我当初喜欢上音乐的原因。”
休息的时候,蒋卓嘉有时外出运动,有时宅在家里。最爱的是冬天的运动,比如溜冰,滑雪。 蒋卓嘉喜欢骑脚踏车,说可以一口气骑30公里,虽然不喜欢跑步,但还是会跑跑。
宅在家里的蒋卓嘉和普通大男孩儿一样喜欢打电动游戏,他经常跟乐手们在网上连线打游戏。最近又迷上了星球大战,他们经常一边玩游戏一边聊工作聊音乐,“突然发现,其实在打电动的时候聊天,我们彼此认识的更多。”蒋卓嘉笑着说。
蒋卓嘉希望他的音乐可以让更多的人听到,希望有更多的人认识他,最希望的是可以办自己的演出。对于梦想,他说:“要把梦想放的很大,希望在音乐上可以成功,我希望成为像我的导师Jim Lee一样成功的音乐人,要能有他一半的功力就好了。”
返回
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