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试滚动鼠标查看
首页
分享
分享
收藏
红袍的秦琼,蓝袍的尉迟恭……在绵竹市新市镇石虎村8组一间普通的四合院里,满院色彩斑斓的门神画每年都会吸引大批慕名前来下单订购的商家。
创作这些门神画的是67岁的张福贵,他与门神画几乎打了一辈子的交道,几十年中,身有残疾的他亲手创作绘制了许多人们喜闻乐见的传统门神形象,被当地人亲切地称作“门神王”。
手拿画笔,蘸一蘸颜料,随后在画纸上钩、揉、填,短短几分钟,一张门神的雏形便跃然纸上。
张福贵是一位自学成才的农民画师,他从小就喜欢绘画,20岁时他帮村里一位绘画门神的老艺人打杂,在一旁看得多了他便摸索着自己刻模板,加之绘画的基础很快便领悟了门神画的精髓,而这一画就画了40年。
一间10余平方的堂屋是张福贵的工作室,木板搭起一个简陋画桌,桌上方挂着一盏昏黄的电灯,堂屋光线昏暗,为了方便作画,即使在白天灯也是亮着的。
张福贵的技法在于“半印半绘”,先用木版刻出画面线纹,然后用墨印在纸上,再用彩笔填绘。
因年少贪玩,张福贵从树上摔下致残。他的右臂比左臂略短,且力道也小,在挥刷使墨这一道工序上,他比常人要费一倍的体力。
门神画颜料多用石色,如石绿、石青、章丹、石黄、赭石、木红等,上色时颜料必须是温热的。老伴邱时珍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当天要用的颜料放在小火炉上加热,然后把上好色的画拿到院子里晾晒,傍晚时再把晾晒的画收回屋子里。
印制门神画最为关键的就是画版,几十年来,张福贵雕刻了30多件画版样品,但因种种原因如今留存下来的只有几件。
经过“半印半绘”工序制作出来的门神画,既有版画的刀法韵味,又有绘画的笔触色调。张福贵说,近年来,农村祭灶风俗流行起来,“灶王”也好卖起来,他现在是“只愁做,不愁卖。”
画门神出名后,一时飞来众多业务,订单多的时候,张福贵每天凌晨四点就起床作画。
从胖娃娃抱鱼到祭祀神像,再到怒目圆睁的门神、“下界保平安”的灶王爷,订单多得忙不过来时,张福贵就请工人帮忙,一天下来大约能完成上千幅作品。但是,如今各种机器印刷的年画充斥着市场,传统门神画的利润微薄。
艳阳天最适合晾晒新画。张福贵说,如果是阴雨天,只有插上电炉烤画。
坐在门槛边休息时,张福贵会点上一根烟。他说,门神画这活又脏又累,还不赚钱,他的两个儿子选择放下画笔另谋生路。他坚持到现在,一方面是因为还有很多老主顾,另一方面是自己对这门手艺有着难以割舍的情结。
为了生计,张福贵除了耕种自己的一亩三分田外,还承包了同村人的农田。虽然田间、画桌两头忙碌,张福贵却乐在其中。
“我喜欢门神画,虽然这门手艺又脏又累,但我会一直画下去,不为谋生,只为兴趣。”张福贵说。
返回
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