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试滚动鼠标查看
首页
分享
分享
收藏
穿手工制作的新衣,曾是很多人心中最美好的回忆,在那个物资相对匮乏的年代,裁缝这个职业十分受尊重。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时代的变迁,买新衣替代了做新衣,批量生产的成衣抢夺了传统制衣的份额,“裁缝”这个职业也似乎淡出了人们的视线。生长在四川的鲜雁,在成都经营着一家裁缝工作室,对于这个传统职业她有着自己的理解并不断进行着新的诠释。摄影:鲁静
鲜雁的母亲是一名裁缝,小时候的她每天在缝纫机上吃饭、做作业,嘴里常常叼着一颗针嚼來嚼去,每天都能听到母亲教学徒们如何缭脚边、如何烫衣服。有时,趁母亲睡觉,她会偷偷地踩两脚缝纫机做个小布垫或画个人体图……那些来自国内一线城市的服装杂志是她最好的课外读物。摄影:鲁静
“记得有一次,母亲逗趣地问我长大了要做什么,我很自然地回答‘做衣服呀’,结果被她劈头盖脸地一顿暴骂。”鲜雁曾对母亲这样的反应十分困惑,后来才渐渐明白,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做一条裤子的收入只有两元钱,母亲不愿鲜雁再步自己的后尘。摄影:鲁静
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鲜雁很早就对服装和面料十分敏感,也喜欢观察目力范围内的人们的服饰,还能做一些基础的缝纫活儿。摄影:朱泓默
大学,鲜雁读了自己最喜爱的艺术与设计专业,毕业后在一家广告公司从事创作总监,那时她经常通宵地工作,苦不堪言,直到这个高强度工作对身体造成了严重的损伤,才不得不休息在家。摄影:蒲步
鲜雁把妈妈的缝纫机运了过来,照着一件从湘西带回来的土家族手工短衫给丈夫做了一件衣服,也就是民国对襟罩衫。她发现土家族那种裁和縫的方法相对粗糙,于是开始不断地改进,直到有人來下定单。她就这么把裁缝玩成了自己的一份新职业。摄影:鲁静
一件衣服的完成需要经过设计、选面料、面料预缩水处理、裁剪、缝制等阶段,每个阶段的完成都会对成品产生较大的影响,尤其是面料的选择。选择面料,质量是最基础的要求,但是寻找到特别的、符合设计风格的面料,并非易事,需要花很长的时间。“其实选择面料的过程就是构思设计的过程,需要反复甄选和思考。”摄影:鲁静
热爱和认真是鲜雁做衣服的“秘诀”,从发现一匹喜爱的面料到构思意象与细节,再到一针一线地缝制,最后检验这件作品是否符合最初的设定,鲜雁十分喜欢这个过程,她还会在接下来的重复中不断地去完善作品,把它们做得越来越精致。摄影:朱泓默
精致在于对于细节的把握。有一件叫“青出于蓝”的民国女士挖襟罩衫,鲜雁最初是用本布做的盘纽,但之后她发现用一些白色玉石珠子來做,可以达到点缀面料的效果,于是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了和本布底色完全一致的砗磲珠子,这样才觉得这个款式算是大致满意了。摄影:鲁静
“在对这些整体与细节的反复预设与检验中“压榨”自己,这就是手工者的乐趣。”摄影:鲁静
早期,鲜雁一直呆在家里接工作,拿床当工作台,工作起来会受到很多限制,2015年初,鲜雁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取名“美哉”,美哉是用来表达看到美好的事物的惊叹,她希望自己设计制作的衣服能提供这样的美。摄影:朱泓默
“把传统中美的符号提炼出来,抽象成为更适合现代人运用的元素,这是我对艺术的理解,我希望把这种理解运用到工作中,这便是我自身的独特性。”现在,鲜雁能够把民国长衫(旗袍)、短衫做得更适合当下,让定制者穿上它们,有一种特别的、与众不同的感觉,但是又不会觉得突兀。摄影:蒲步
鲜雁很喜欢盘纽,一根布条绕呀绕,再一点一点地用锥子调整到对称均匀,那个几何图形有种令人痴迷的美感。摄影:鲁静
在鲜雁工作室的楼上有一块露天阳台,她把家里的花草都搬了过去,天气好的时候在花园里做活儿,是一种享受。业余的时间鲜雁会关注现代医学、认知科学,最近在读《上帝掷骰子吗》和《剩下的都属于你》,“我喜欢带着问题去阅读,兴趣的目的是解惑,而非消磨时日。”摄影:鲁静
鲜雁的爱人是一个朴素、平和的人,他们的女儿Cherry已经6岁了。Cherry每天放学回来,最喜欢做的事就是钻到鲜雁的裁缝桌下,在收集碎布的纸箱子里躺着藏着,跟鲜雁小时候一样。“我现在每次看着女儿乐陶陶地躺在我的碎布筐里,感觉她比我幸福多了,我那时候虽然也是躺在妈妈的裁缝桌下,但心里面却经常是七上八下的。”摄影:蒲步
现在,“裁缝”似乎又回到了人们生活中,人们在基础物质得到满足之后,开始有了对“个性”表达的需求,不同的服装是不同的语言,提供给有着不同的语言偏好的人们。摄影:鲁静
返回
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