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试滚动鼠标查看
首页
分享
分享
收藏
涂金灿,家谱传记书店老板,他在寸土寸金的中关村创业大街修家谱。他的店里没有畅销书,只有老照片,厚影集,一本本的姓氏故事。家谱书店的气质看似与这条科技感十足的创业大街格格不入,但涂金灿认为,族谱是一种血脉传承的寻根文化,代表着中国社会百姓的一种家族荣誉。中国梦,梦有根,要从优秀传统文化当中寻找精气神。李总理视察创业大街的时候,涂金灿有幸和总理握手,说:总理您好,我在创业大街修家谱。总理说:这条街上居然还有这样的传统行业,好,好。
涂金灿原本是湖北一名语文教师,年轻时候的他是文学青年,游学北大,组过诗社,喜欢民间文学,热衷传统文化。2006年他辞职来到北京做生意。在他的理解里,从古至今,宗族关系是中国人最亲密的人脉网,而他需要做的是,帮助中国人完成寻根之旅。所以,他在创业大街上开了这家名叫“北京家谱传记机构”的公司。
家谱书店成立于2011年3月,最辉煌的时候,面积有整整三层楼。时常,店门被推开后,走进来的是满面沧桑、风尘仆仆的老人,其中很多人还是从外地赶来的,有的带着厚厚一沓手写的文稿,有的什么都没有,只是诉说心中尘封已久的往事。
对涂金灿来说,这种听故事的工作几乎是一种享受。他一边耐心陪老人聊天,引导老人回忆,一边拿出本子默默记录。有时候,他对一位老人的倾听和记录要持续好几天,记满几个大本子,回忆录的基本素材和框架就从这里诞生,经过不断地补充和核实,一本个人传记渐渐成形。
说到个人出书、家族立传,普通人总觉得很复杂很困难,其实只要安心坐下来看看样本、学学体例就知道并不难。涂金灿介绍说,自传就是个人的编年史与回忆录,家史的主体是家族年鉴,通过查族谱、找资料理顺祖先渊源,查书信找日记、访亲友听回忆编写家族年度大事记,给重要人物编写小传,传奇故事单立篇章,家教语录附录在后,再写前言后记、插入家族老照片、编排目录次序,将以上这些材料一统编就是一部简明家族史。在他这里编写家族史的也不乏一些名人之后。图为纪晓岚后人找涂金灿出的族史。
涂金灿的编辑团队有四十多个人,其中不乏一些已经自己出书的作家。做一本常规的家谱至少需要四个月的时间,工作量涵盖了派工作人员前往客户所在的家乡,找到客户先人在当地遗留下来的各种历史档案和文献材料,并从中获得和客户家族相关的信息——这需要员工付出足够的精力和耐心。
家谱传记书店里的族谱和姓氏起源都是中国最古老的传统,是互联网上找不到的东西,由专家在各地方搜集资料整理而成。每一本族谱都记录着一个家族古老的历史和荣耀,有的将被供奉在祖先的祠堂里。
家谱族谱讲究十年一小修,三十年一大修,这是传统。涂金灿介绍说,家谱是记录家族血脉传承、延续生命文化的家族宝藏,宋代大儒朱熹称家谱为“家宝”。一般供奉在家族祠堂,须在良辰吉日由家族长老带领,净手焚香才允许开箱展阅。图为涂金灿为客人做的家族世系图。
“最近这些年,对个人、家族、传统的肯定意识逐渐在回归。老人们开始找出自己家庭、家族的脉络,在这样的脉络中找到自我。越来越多的家庭希望通过祭祖修谱、写史出书来追思先祖、凝聚亲情与教育后代。”涂金灿为他工作背后的意义感到自豪。
涂金灿对族谱有特殊的兴趣,因为自己的家乡便是国家孝文化城市孝感。他说:“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便是尊老重孝,而孝的根基就在于家谱、族谱,史是大历史,谱是小历史,大历史要修,小历史也要修。” 城镇化时代也是最大的碎片化移民时代,怎样移植与传承家族文化?他们根据城市套房特点,设计了“城市新移民家族文化堂”。图为涂金灿家族的文化堂。
涂金灿的书店会定期举办“姓氏、家族文化讲座”与“寻根修谱培训”。涂金灿说:“如今,专业修谱人员寥若晨星,很多家谱都是几个退休干部、教师热心而为,修出来的家谱族谱错漏甚多,所以急需培养专业人才。”
家谱书店虽然在海淀,但消费群体是面向北京乃至全国的。现在,涂金灿和他的团队还会不定期的举办“寻根游”。由同姓老师、导游带领,由同姓宗亲会接待,参拜本性人文始祖,追寻祖先渊源遗迹,吸收根脉文化营养。图为名人后裔出席家族文化研讨会。
书店自制的《家谱传记报》上,大小不一的近30张照片显示这家族谱店曾经作为这条街的代表多次接待各级政府领导、华侨外宾和学者专家。最风光的时候,涂金灿曾租下了大街上的另一间屋子,专门用作接待来宾的会客室。图为德国大使馆文化处官员到访。
家谱传记书店成为一种成功的创业方式,对此涂金灿表示,他其实更在意它的社会效益和文化意义,“书店的红火说明,写史修谱的热潮还在后面。我们希望让更多的人少一点失根之痛与断链之憾。”
涂金灿现在很忙,自从中关村创业大街成立以来,得失都来得太快。跟互联网不沾边的这家家谱传记书店原来1000多平方米的店面,在一年之内被“瓜分”数次。现在,成堆的图书和员工挤在仅剩300平方米的地方。甚至这300平米都可能保不住。
“我们不会走,交得起房租为什么要走。”面对压力,涂金灿却更有动力。涂金灿的家谱传记楼所在位置实在惹眼,尤其对面是京东奶茶店,更让几家著名的互联网公司垂涎三尺。“不仅不会走,未来我们还要扩大发展,做一个家谱传记寻根书院,还要在各个省份设分院!”涂金灿信誓旦旦。
只是,身处核心地带逃不过互联网创业狂潮席卷,他们不得不开始思索,用互联网“+”点什么?“但事实上我们做的是‘文化+互联网’才对。”涂金灿说。做家谱传记,很多历史资料、家谱等在网上根本找不到,是他们研究文献整理出来的。所以是先有家谱传记,再结合的互联网。图为家谱传记书店用互联网思维做出来的海报,算是表态,跟互联网站在一边。
事实上,涂金灿一点不拒绝互联网,甚至,涂金灿和他的搭档都曾是互联网的拓荒者。十年前,中国互联网创业第二次浪潮,当时正在从事文化产业的他们,在参加了一系列投资座谈大会之后,曾决定一起创业,项目叫“中国搜医搜药网”。尝试过后,还是选择了自己最擅长的家谱传记项目。
2015年5月份,李总理来到创业大街视察,涂金灿和他的妻子冲破人群,有幸与总理握手。“总理您好,我是修家谱的。”“哎呦,这条街上居然还有这样的传统行业,好,好!”涂金灿说,只有两句的对话,他直到现在都能一个字不差地复述下来。图前排蹲着的为家谱书店员工。
涂金灿说:“我们的服务愿景是,让每位老人都有回忆录、每个家庭都有家族史、每个家族都有文化堂!”
“聚创咖啡免费了,言几又书店铺上很有文化氛围的草席……”他欣喜于这条街上创业的年轻人为了适应作出的变化,同时又将自己和他们拉扯开,保持着一个文化人的纯粹。他在创业大街修家谱,其实也是在实现自己的文化梦。
返回
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