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试滚动鼠标查看
首页
分享
分享
收藏
舞台上,他,柳眉如画,纤腰盈盈,眼波流转处,似嗔如诉。生活中,他,阳光帅气,学业有成,年龄值花季,青春恣意。他叫夏一凡,90后大男孩儿,一“旦”粉墨登场,纵然不能颠倒众生,却也让人过目不忘。当他的青春遇上国粹,注定不凡。图为京剧《龙凤呈祥》剧照,夏一凡饰演孙尚香。
小时候的夏一凡,是个结结实实的胖小伙儿。出生13天就开始被奶奶带,老人的宠爱在他体重上展现的淋漓尽致。家庭的和谐美满,给了一凡一个开朗阳光的性格和积极乐观的生活状态。
接触戏曲,也是源自家庭。夏一凡的姥爷是河北梆子演员,奶奶是戏曲爱好者。从小不管在谁家,一凡总有听不完的戏。耳濡目染间,他对戏曲艺术从酷爱变的痴迷。夏一凡9岁开始学京剧,但由于体型丰腴只能唱花脸。12岁倒仓(戏曲演员在青春期发育时嗓音变低或变哑),大嗓倒了,小嗓出来了,就改学旦角,主攻花旦。
花旦,是中国戏曲旦行中的一支,扮演的多为天真烂漫、性格开朗的妙龄女子。上世纪20年代就被封为京剧“四大名旦”的梅兰芳、程砚秋、尚小云、荀慧生均是男性,他们创造了京剧舞台争奇斗艳、绚丽多姿的鼎盛年华。图为夏一凡曾饰演过的角色。
唱花旦,体重是硬伤。花旦讲究唱腔和身段,对体型要求极高。而夏一凡当时腰围三尺五,体重高达240斤。为了梦想,他开始疯狂地减肥。控制饮食,锻炼身体,能想到的方法他全都用上了。有次在学校上体育课,男生要求跑1000米,女生跑800米。男生在跑时,夏一凡在跑,女生在跑时,他也跟着跑。一节体育课,夏一凡一共跑了21圈。
“拯救我于肥胖中的是一门功夫”,夏一凡神秘兮兮。这种“功夫”名为跷功。跷功是中国传统戏曲中流传已久的一种独特表演技巧,是武旦、刀马旦、花旦的专利,有东方芭蕾的赞誉。跷是仿照古代妇女的小脚形状,以木制材料制成,外套绣花鞋套着大彩裤遮住真脚将小脚露出。
跷功属高难技术,训练时非常艰苦。第一次穿上跷鞋时,夏一凡疼哭了。240斤的体重踩在跷鞋上,就像锥子扎一样的疼。他穿着跷鞋才站起来,不到一秒,就疼得跌在了床上。但是,一凡没有放弃,一次不行再来一次,每次只要多坚持一秒就是胜利。就这样,一边减肥一边训练,夏一凡体重降到了140斤,跷功也越来越娴熟。瘦身后的一凡,脱胎换骨成了一枚小帅哥。现下,专业的京剧演员能掌握这门技艺的也是寥寥无几,一凡也因此成为学生票友中的一枝独秀。
身段达标,还缺唱腔。虽然有姥爷的指导,但夏一凡毕竟不是科班出身。所有的唱段,都是自学。偶然的机会,16岁的夏一凡遇到了京剧名家马崇禧先生(京剧大师马连良的侄子),夏一凡的刻苦和痴迷,博得了马老师的赞赏,他决定倾囊相授。自此,夏一凡正式踏上京剧学习之路。“老师们愿意培养中国戏曲的接班人,对下一代给予了很高的期望,所以我也要好好的努力。”夏一凡也发誓不辜负前辈的期望。
学戏的这一路,有国宝级大师们的悉心指导。京剧名家毕谷云先生、孙元喜先生、李开屏先生、王紫苓先生、吴吟秋先生等老艺术家们,都给予过夏一凡无私的帮助和教导。图为京剧《悦来店》剧照,夏一凡饰演何玉凤(左),原中国京剧院著名小生沈仲达老师提携他,饰演安骥(右)。
学戏这一路,还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并肩前行。大学里,夏一凡一直担任艺术团戏曲团团长;校外,他还加入了首都高校京剧联盟并担任主演;九次受邀到北京长安大戏院,参加由原北京市副市长张白发先生发起的每月一次的“走进长安戏曲之门”全国京剧票友联谊演唱会,与来自全国各地的顶级票友和演员同台献艺。“年轻嘛,能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是很幸福的事情。”一凡很快乐。图为京剧《游龙戏凤》剧照,夏一凡饰演凤姐(右),好哥们王珏饰演正德皇帝(左)。
说起夏一凡的学业,是和京剧八杆子打不着的“生物工程”专业,就是需要成天穿个白大褂泡实验室那种。“好羞愧,因为一说到我的专业就觉得自己好像不误正业…”,夏一凡自己这么说,可是在周围人看来,一点也没有。大家都很佩服他,在追逐梦想的道路上走得如此坚定,即使学戏这条路很难很难。图中左数第三为夏一凡。
莲步轻移,曼舞蹁跹,华美精致的妆扮和婀娜妩媚的身姿,这是台上闪耀的一瞬间。压腿,下腰,卧鱼,撕叉,旦角要求身上的轻盈柔美,这些基本功“夏练三伏冬练三九”却需十年。在台下,阳刚的男孩扮演娇柔的女子,细致到每一根手指,夏一凡一日也要撅上数回。他的刻苦和辛苦,父母骄傲又心疼。图为京剧《悦来店》剧照,夏一凡饰演何玉凤。
“无论什么演出,爸妈都是我最忠实的观众。”夏一凡很感谢爸爸妈妈对他爱好给予的莫大支持。专业上帮不上儿子,父母就在一凡参加活动时全程陪同。爸爸还特意学习了录像设备的使用,就是为了全程记录儿子在台上的发挥,以便比赛结束后吸取不足,总结经验。
为了检验自己的学习成果,也为了增强舞台演出的经验,夏一凡经常参加各种大型节目的录制和各项比赛。2013年央视戏曲春晚、《梨园闯关我挂帅》、《一鸣惊人》、《欢天戏地》等,都有他“粉墨登场”的身影。图为夏一凡(左)参与BTV节目录制,《游龙戏凤》剧照。
夏一凡还曾带着他的“戏曲梦”,代表学校赴日本和俄罗斯进行文化交流。在中国驻东京大使馆的晚宴上,由他编导的戏曲节目《国粹》震撼了在场数十位日本官员。节目过后,当时驻日本东京大使馆崔天凯大使特意与他合影留念,还赞誉他说“太棒了!这就是未来的梅兰芳!”。虽然这份褒奖使一凡颇为惭愧,但依然深深地烙印在他的心上,激励他不断前行。图为夏一凡(中)复排失传剧目《梅玉配》,与仉志斌先生、温如华先生合影。
戏剧是属于舞台的艺术,锣鼓响过,灯光亮起,独特魅力难以尽言。夏一凡自从踏进戏曲艺术里,就从来没有只拿它当爱好在玩,他要认真传承这门国粹艺术,这是他的终极梦想。沉寂几十年后,男旦重新被普通大众关注,多多少少是受电影《霸王别姬》、《梅兰芳》和李玉刚的带动。普通观众看“男旦”也是带着猎奇心理。男旦在不被提倡的边缘地带艰难前行,传承也成为迫在眉睫的大事。男旦演员最常说的一句话:“我们是在描红式地继承,小心翼翼,谁也不希望男旦就这么没了。”图为夏一凡扮演红娘,这是他最爱的角色。
传承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应该是全体中华儿女的共同梦想。京剧这个国粹,命运多舛,时下除少数年长的能哼上几句外,绝大多数年轻人已吃不消“停腔落板”的慢节奏了。夏一凡在追梦的道路上,已经先行实践,落实到行动。也许凭他一人之力,难以力挽狂澜,但如果我们都成为“中国梦实践者”,必将梦想成真。
返回
首图